关于博奥ABOUT

“中英交流有我们的留学故事”-----神州学人20140604

2014年二季度   

   360软件小助手截图20140619084153

 

    程京(上世纪90年代留英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医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及医学系统生物学研究中心教授,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1992年获英国史查克莱大学司法生物学博士学位。):

  1988年,我从北京乘机到了苏格兰。当时我觉得我的英语还说得过去,但是等到达格拉斯哥以后,突然之间,我发现我根本听不懂当地人在说什么,也不能让别人知道我在说什么。所以我赶紧去买了一台电视,一直看了3个月的ITV频道,我才开始慢慢听懂当地那浓重的苏格兰口音。

  那时候生活是美好的,对那时的我来说,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以前我从油画里才能看到的一些场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是那么宁静和美好。但是我无暇欣赏美景,除了学习之外我几乎没有时间外出,我必须要全力以赴,刻苦地学习各种技术。因为在英国的学习对我来说有更深刻的含义,那就是我以前的学习目标是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电气工程师,而在史查克莱大学则是学习司法鉴定,我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改变。

  到英国的第一年我的身份是访问学者,因此我很努力地学习导师为我设计的司法化学的内容。第一年很快就结束了,我的导师布莱恩·凯迪教授问我是否想继续跟他学习,做他的博士研究生,这对我来说是件很意外的事情。我问他:“你建议我读什么方向呢?”他回答说:“生物学。”我说:“天啊,这是我最不擅长的,即使中学时该科也是我学习成绩最差的一门。”但是他的回答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他对我说:“京,你以前是学做一个工程师,现在你学的是化学,未来我给你3年时间来学生物学,到时候你可以用工程学和化学的知识来解决一个生物学的问题:那就是DNA指纹鉴定技术的自动化。”那时候,该技术刚刚诞生,并且一直都是靠人工来完成,因此导师说:“我想你来做自动化系统,做一个平台。”那时候我很年轻,我觉得DNA指纹鉴定技术非常奇妙,我想弄清楚它是怎么回事,我就答应了。就这样,对该研究的巨大兴趣驱动我刻苦地学习。但是我的导师,他自己不是一个生物学家,他是个纯粹的化学家,他和我都不知道此类研究的漫漫长路会有多艰辛。他说:“只要你能完成四部分中的一个,你就可以博士毕业了。”大约7个月后,我完成第一部分时,我高兴地跑到导师办公室去汇报。他说:“祝贺你!你做得太棒了。如果你把第二部分也完成了,那就更好了。”我又用大约5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第二部分,结果非常好。于是,我决定先不毕业,继续把剩下的几部分都做完。在此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把四部分都完成了,并顺利拿到了博士学位。这个过程,真正改变了我的学术态度。

  现在,我是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我知道该如何教会我的学生根据他们的兴趣来做研究。我一直鼓励来自不同知识背景的人来做大家共同感兴趣的课题。在史查克莱大学,我学会了技术转化,就是把研究论文成果转化成实际的商业应用。我在博士研究期间的学术成果最后成了商业产品,直到现在还在全世界热销。我告诉我的学生,我买北京房子的费用,不是来自我的工资,而是来自我读博期间在史查克莱大学的发明。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现在,我已经快51岁了。就在几年前,我带我的女儿再次回到英国访问,游览了大英博物馆、大英图书馆和我以前住过的学生公寓等地。在那之后,我又带她去了美国。等回来之后,我问她:“你到过这两个国家之后,有什么发现吗?”她的回答非常有趣:“我更喜欢英国。”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英国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这让我非常意外,因为那时她才13岁。

   这些就是我真实的回忆,所有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即使因为不同的工作分开后,都一直在保持联系。我的导师,无论我去哪里,一旦我需要被推荐的时候,我总是得到他最强有力的支持,这就好比中国谚语说的: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原文链接:http://www.chisa.edu.cn/szxrzz/qikan/2014no6/201406/t20140604_501210_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