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奥ABOUT

程京的理想和烦恼

2015年四季度   

 

本文内容来自《紫光阁》网站

 

【编者按】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发展,必须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不断推进理论创新、制度创新、科技创新、文化创新等各方面创新,让创新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让创新在全社会蔚然成风。”作为国内生物芯片领域的佼佼者,领头羊,隶属清华控股的创新企业----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一直备受国际国内广泛关注。从2000年成立至今,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已经走过了15个年头。15年,这个企业是如何通过科技创新,让中国在世界分子诊断领域争得了话语权?!在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企业的掌舵者为何频频吐槽:我心有烦恼?!日前,本刊记者受邀走进了博奥生物集团有限公司,目睹创新企业风采,倾听创业者心声!

 

W020151228589570821944


35岁回国创业,到今年我已经53岁了。在生物芯片和精准医学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努力,除了让国人从中受益外,也为中国在世界分子诊断领域争得了话语权!但是伴随而来的也有很多困惑,甚至可以说是烦恼。这些困惑和烦恼不是来自于技术创新层面,而是机制政策层面。

程京
 

(一)

2015年11月20日,一个周五的下午。我们按着约定时间来到了清华园。简短的几句寒暄后,便和清华控股副董事长龙大伟一起驱车前往清华控股属下的博奥生物集团,这里也是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所在地。

一路疾驰,不到20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博奥生物的大厅门口,见到了此行拜访的主角,中国生物医药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双料人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千人计划”中的一员,博奥生物集团总裁兼生物芯片北京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任程京。

程京,典型的科学家模样。清瘦的脸上略显严肃。一副近视镜后面的眼神深邃而坚定。走进大厅,两侧墙面挂满了博奥生物在全球所获得的各类证书,包括奖项、专利和产品资质等。据介绍,从2000年成立至今,15年时间,博奥生物已经拥有了一批属于博奥、属于中国的核心技术,这些技术在全球获得了240多项专利授权,专利转化率超过50%,并有多款基于生物芯片技术的临床和科研产品出口欧洲、美洲、亚洲等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博奥生物还积极参与标准的制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10多项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获批并实施。

在“十五”、“十一五”和“十二五”国家科技部和卫生部等各类科技专项支持下,博奥生物研发了一批用于疾病预测、预警和个性化治疗方面所需的基因诊断产品,这些产品的应用将使中国在疾病预防和精准诊治方面得到有效提高,为老百姓造福。

(二)

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日益严重,并已扑面而来。作为泱泱十几亿人口的大国,我们已有超过十分之一的老龄化人群出现,我最大的担忧是老龄化带来的看病问题,即是否有与之匹配的医疗条件和医疗能力。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年年初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出了“精准医学( Precision Medicine)”计划( Initiative)。他希望能够消除小儿麻痹症,开创人类基因组医学的新时代——提供及时、正确的治疗。“精准医学”计划,希望使我们更接近治愈癌症和糖尿病等疾病,使我们所有人获得个体基因信息从而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健康。同样在中国,预防新生儿残疾,防控老年慢性病,也迫在眉睫,我始终坚信享受健康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和权益!

程京

除了挂满两侧墙面令人惊叹的各类荣誉和资质证书,在参观博奥生物的过程中,引人注目的还有陈列在大厅中的一系列科研产品。这些接受过党和国家几代领导人检阅的产品,身负重要使命,那就是通过生物芯片技术平台实现精准医疗,尤其是实现对疾病的精准预防,收“治未病”之效。譬如通过基因检测,可及早预知胎儿或新生儿可能存在的缺陷,提前进行干预;对于各种慢性病如肿瘤、糖尿病、高血压等可提前预防和开展积极准确的诊治。

程京用六个字形容他所研发的产品:低成本,高精度。说到低成本,程京表示,我们研发的产品希望能应用于临床,只有用上了,老百姓才能真正获得实惠。怎么才能用得上呢?那就是要把科研成果转化成低成本的商品,大批量地用于医院和百姓家庭。也许在未来,很多慢性病不需要患者去医院排队化验,只需通过一个多功能的便携式分析设备,就能自己在家检测,数据自动推送和接收,而且准确无误。这在很大程度上可解放一大批医疗人员,让他们去做更难、更急的事情。

为了向我们这些“门外汉”说清楚自己一直在从事的事业,程京准备了100多页PPT,其中介绍的每一个案例的背后都有一段掺杂泪水的故事。

2015年10月,程京接到一个青岛朋友从医院打来的电话。朋友的妻子到当地医院做体检发现肝部有个阴影,医生怀疑是肝癌。夫妻俩一下慌了,赶紧飞到北京,在北京的医院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后也得出类似的推断结果,但是医生希望给患者进行肝部穿刺来确诊。这位朋友抱着一线希望,想听听程京是否有更好的建议。程京说:“你们来我这儿检测一下,先不要穿刺,患者太痛苦。”程京和他的同事给朋友的妻子抽血进行了详细的检测,并在很短的时间内得出了很可能不是肝癌的判断。这个判断与301医院权威医生看片之后的结论一致。夫妻二人这才放下了一颗悬着甚至有些绝望的心。

程京说,每次看到患者举刀砍向医生的报道,内心都非常沉痛。他说,没有一个医生想把患者最后治死。之所以出现误治的情况,有时是因为每个人的个体情况不同,譬如用药后的个体反应不同。有些人对某种药过敏,但是患者不知道,医生也不知道。如果不仔细询问,或者因为其他一些原因,出现了错误用药,后果就不堪设想。但是没有人成心,更没有人故意。基因检测技术,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个问题,避免误诊的发生。

2013年9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展示中心进行第九次集体学习时,程京向政治局领导汇报了博奥生物利用生物芯片在分子诊断尤其是出生缺陷干预、重大慢病防控及个性化诊治方面的科技创新和产业化进展。人类健康依赖于科技进步和医学发展,当中国的生物技术在世界占一席之地时,无疑也为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和谐提供了保障和动力。

致力技术创新,成就健康梦想。博奥生物一直以此为使命,在生命科学与集成医疗领域不断探索和拓展,到2015年已迅速发展为囊括四大研究院(健康科学研究院、转化医学研究院、工程转化研究院、生物信息研究院)和五大子公司(北京博奥晶典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博奥颐和健康科学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东莞博奥木华基因科技有限公司、成都博奥新景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的集团化运行架构。

(三)

两千多年前,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其实,人在两个阶段最为脆弱,一老一小。博奥生物从胚胎发育阶段就开始关注一个人是否能健康地来到这个世界,同时,也希望每个人在他们年老的时候,不要被一些老年病所折磨和困扰。在我看来,健康长寿也是一个国家和社会进步的标志。习总书记提出了中国梦,而我认为要想实现中国梦,首先应实现健康梦,否则其他梦将无地生根!

程京

程京说,我国听力残疾人数超过2054万,每年持续新增的新生聋儿接近3万人。针对这一严峻形势,博奥生物经过三年努力,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张遗传性耳聋基因检测芯片。截至2015年12月,包括北京、成都、长治、郑州、南通、长春、新疆等在内的省市自治区已自发地将耳聋基因筛查列入民生工程,超百万人因此受益,其中3万余人避免了因错误用药导致的一针致聋。

程京表示,一个聋哑儿的出生,对于一个家庭就是一生的不幸,而对于国家来说,这些孩子一生的医疗费用也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使用博奥生物研发的耳聋基因检测芯片对准备受孕的夫妻进行检测,可以推断出未来孩子患遗传性耳聋的几率。如果未来孩子患病风险高,就可以在怀孕后对胎儿进行耳聋基因检测来确诊。这样,对于准备要小孩的夫妻来说,他们可以主动选择要还是不要;而对于已经怀孕的准妈妈,她们就可以根据检测结果选择生还是不生。程京举了一个例子,有对农村夫妻,夫妻两个听力都是正常的,但是连续生的两个孩子却是聋儿,村里人都说他们家中邪了。通过基因检测发现,原来夫妻俩是耳聋基因携带者,他们生育聋儿的几率为25%,已出生的两个孩子则不幸成为这25%里的百分之百。后来妻子又怀孕了,就在他们犹豫要不要生的时候,耳聋基因检测芯片检测的结果显示,这个孩子很幸运只是耳聋基因携带者,全家人终于可以放心地迎接这个健康的宝宝了。

虽然这项技术在2009年就研发完成,但是仍有很多孩子没有享受到这一福利,最终不幸后天药物致聋。为此,博奥生物加快了新技术和新产品快速转化和应用,并从2013年开始全面布局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率先将创新技术在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所进行验证、评价和先期试行,然后将成熟产品逐步推广至三甲医院,最后使特检项目常规化,从而加快新技术的应用进程。2013年以来,博奥生物下属的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机构先后获得首批国家卫生计生委个体化医学检测试点单位资质,首批高通量测序技术临床应用遗传病诊断、产前筛查与诊断、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试点单位资质,首批肿瘤诊断与治疗项目高通量基因测序技术临床试点单位资质;博奥生物研发生产的BioelectronSeq 4000高通量基因测序仪和胎儿染色体非整倍体(T21、T18、T13)检测试剂盒获得CFDA颁布的医疗器械注册证书。至此,博奥生物成为全国唯一高通量基因测序用于临床的六证齐全的机构,奠定了其在基因检测领域的领先地位。

迄今,博奥生物下属第三方独立医学检验所已在北京、成都、郑州等地建立了18家医学检验中心,形成了分级连锁化的全国医学检验服务网络。促进重大疾病的预警、预防及个体化诊疗,为人民群众健康保驾护航。

(四)

中国原创的中医博大精深,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一部《黄帝内经》足以让世界刮目!但是,我们引进的西医水平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如何通过现代科技手段进一步提升中医的理论和实践水平,让中西医按需结合、取长补短,而不再各说各话,甚至水火不容。这是我未来想拓展的领域。

程京

程京说,在韩国,一个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适合喝什么样的饮料。但是在中国,可能一个医生都未必知道自己的体质是什么类型,有什么禁忌。因此,对于我们国人来说,在疾病与健康领域,还有大量的科普工作需要做,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而相较西医,中国2000多年的中医瑰宝,将在疾病预警和未病治疗方面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对于未病来讲,诱发疾病发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是我们现在往往对物质的东西过于看重,精神的东西却被严重忽视。事实上,《黄帝内经》中早就已经明确提出,“情志”对身体的重要作用。

程京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患者得了肝癌,晚期。要知道,放眼整个世界医学界,面对这样的情况是束手无策的。但这位患者通过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收藏却在10年后依然健在。在西医无法解释的情况下,也许中医可以道出其中的缘由:该患者在得知自己时日不多后,决定放松心态,积极冷静地面对。他和家人商量,要在最后的时光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征得同意后,患者每天沉浸在收藏的世界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命竟奇迹般地在不断延长!程京幽默地将这种现象称为“玩物尚志”。患者通过注意力转移法,让自己沉浸在收藏的世界里,渐渐忘了自己患绝症的事实,人体自身的免疫力随之复苏亢奋,疾病“不治”而愈。同理,当我们精神没有寄托的时候,可能什么疾病都会出现。

中医博大精深,有很多瑰宝值得我们去发扬。但我们需要借助现代最新的科技手段,来分析和解释中医中药工作的机制、理论是怎样的,这也是身为“实践医学”的中医最难说清楚的地方,也是身为“实验医学”的西医难以接受中医之处。

在博奥生物,刚刚研发了一款和中医目诊相结合的诊断仪器,通过该仪器拍照记录人的眼睛巩膜特征、通过对不同时间段内眼部特征的准确对比,采用自主研发的计算机专家系统便可快捷方便地预知身体所出现的异常和病患。中医认为,人的眼睛每个部位都对应着人体的每个器官,通过客观、可视化的人体眼部特征可以实时监测人体各部位的健康状态。这也是传统中医与现代科技相结合、产生“1加1大于2”效能的典范。

目前,博奥生物已借助旗下子公司全面布局了涵盖疾病预测、健康监测、健康调理、早期诊断、伴随诊断、运动康复、居家养老等领域的大健康产业板块。程京表示,未来,博奥生物将推出一批用于健康管理的技术、服务和产品,这些技术服务和产品的推出,将首次做到让每个人自己来管理自己的健康。同时,博奥生物也将借子公司在国内外上市,募集资本,实施全球战略布局,从而代表中国走向世界。

(五)

随着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推进,中国各级政府和部门对于创新驱动发展有了深刻认识,并推出了一些鼓励创新的政策法规。看起来,似乎道路“畅通”了,但其实还有多重“玻璃门”阻挡,市场可望而不可及。

程京

2014年9月25日出版的《科学新闻》封面以《程京们的烦恼》为题,登出了系列反映作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的生物医药工业所面临的各种政策“玻璃门”。旧话重提的一瞬间,我们也感受到了程京内心的无奈。这种无奈更让我们看到了程京身上的AB面,一面是响应政府号召激情满怀的科学家,一面是面对现有政策和机制纠结无助的企业家。

程京到底为什么烦恼呢?

作为依托技术创新并艰苦创业的科学家和企业家,程京认为,在中国,生物技术企业产品创新太困难了。

“国内生物技术企业创新产品从最初的创意到最终应用到患者,需要连闯研发关、注册审批关、物价关、医保关等重重‘关卡’。不创新没有核心竞争力,创新了又没有市场存活力。“程京告诉记者。

如果繁琐的物价审批已经影响到国内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创新势头,那么这项制度必须要改弦易辙。物价审批,让程京一度跑断腿、望穿眼。

此外,随着基因芯片等分子诊断技术的发展,诸如遗传性耳聋、地中海贫血等很多遗传缺陷疾病从技术上都能够做到可防可控。然而,这些新技术受制于政策法规滞后、市场准入和认识等方面的挑战,目前还未能实现在临床上的大规模使用,因为医保不支持创新产品进入目录。

尽管人们对于出生缺陷疾病的防控纳入医保体系抱有诸多美好的想象,但医保作为社会保障体系中的一部分,仍处于“初级阶段”,可以说,“想入保不容易”。

程京感慨,企业在经受了巨大技术风险、资金风险,将创新药物、产品研制出来后,却因创新医药产品等配套政策缺乏而陷入“泥潭”,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悲剧,创新驱动的二轮马车要想顺利前行,就绝不能只有技术创新单轮独转,政策机制创新的轮子也必须同步转动才行!

“探生命之洞奥,成就千秋鼎盛”这两句篆刻在博奥生物总部大厅、被称为博奥铭的铭文彰显着程京的气魄和博奥人的胸襟,还有他们共同成就国之大业和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决心和信心。让我们在为博奥人的胸襟喝彩的同时,是不是也该为增强他们的信心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