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奥ABOUT

程京:勤奋好学获夸奖

2015年一季度   

欧洲时报  2015年3月20日


踏入2015年,博奥生物已走进第十五个年头,距离程京前往英国学习也快30年。 “在英国的六年生活很难忘”,隔着这快30年的时空,程京说再提起已是遥想,可想起来一切都历历在目。


留学经历改变学术态度 激发创业思路


上世纪80年代末,有着机电工程专业背景的程京,被聘入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工作。此时此刻,在他的工作领域也正经历着一场改革开放的“洗礼”。当时 DNA指纹技术正风靡全球,中国仍处于“只闻其声未见其形”的阶段。带着对西方先进技术的渴求和个人的成长需要,程京于1988年成功申请到公派留学生名额,前往英国格拉斯哥深造。


谈起在英国的生活,程京用充实和艰苦来形容。改革开放虽然为中国带来新生机,但80年代的中国经济尚在起步中,政府给留学生的费用资助有限,程京与其他中国留学生租用一整套给最底层人士居住的经济适用房,每人分住一间,他在客厅住了好久。那段求学时间几乎没坐过公共汽车,全凭步行;每天自己做饭,装满满一饭盒,到学校热一热吃一天。”初到异国他乡的程京根本无暇欣赏眼前这个崭新的世界,经济的窘迫并没有让他退缩,却让他精神格外富足。


在英国的第一年,程京学习司法化学的内容。第二年在导师的支持鼓励下,他转而研究前沿领域DNA指纹鉴定技术的自动化,导师为他定下了“用工程学和化学的知识来解决生物学的问题”的目标。
程京说近3年博士研究阶段对他而言很难忘,真正改变了他的学术态度,也让他在1992年毕业后继续在阿伯丁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在他毕业之时导师为他录了一段录像,程京还记得导师所言,“京是一个很少做实验的人,但只要动手做几乎一次就会成功”。导师口中的程京养成的研究习惯正是深受英国的研究经费和学术氛围影响所致。


浸习于英国人沉稳安静做学问的环境,程京养成在做实验前做好文献调研、实验计划、实验论证的学术习惯,每次实验前仅实验方案就要设计好几种,还与导师确定哪一个方案更具有技术的可行性和财力的可为性。


当年导师的殷殷嘱托,让程京对DNA指纹鉴定技术充满兴趣,也让他在不同专业领域游刃有余,并在专业交叉点找到火花,更让他在作为一名师者后将当年所学有所用。“现在我面试学生,最关注的是他对研究是否有兴趣,我不在意学生之前是否有专业背景,重要的是有兴趣就可以学好,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例子”,他说道。
 

当年英国导师的培养模式,也让程京在回国的创业中找到了与众不同的发展思路。“在新技术领域,交叉学科的科研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复合型学科背景对于我领导整个博奥都有意想不到的作用”,程京说他常能从独特的角度看待问题,也常得到同行的赞许和认可。


只能靠写信慰藉乡情 春节最盼春晚翻录带


在英国的6年里,程京只回国两三次。在昂贵的越洋电话面前,学生们与大洋彼岸的亲朋联系只能靠写信。“中国学生在英国,孤独感是有的,所以大家就抱团取暖,空闲时会一起做饭聊天看电视”,在程京眼中,这是那一代留学生排解寂寞的方式。


每逢佳节倍思亲,隔山隔海的异国他乡,学生们为了节省开销,春节也无缘飞回国与家人团聚。而对这7000余名在英中国留学生而言,春节最热切的盼望竟然是能够尽早看到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的录播带。


程京回忆道,除夕夜中国春节联欢晚会播出后,英国各学校的学生会负责人会第一时间从伦敦翻录带子,供各校留学生复制。待程京和同伴们播放着热腾腾的录影带时,春节已过去好几天,虽然没法与中国民众同一时刻迎来新春钟声的敲响,但是留学生围坐一起,边喝啤酒边看晚会,仿佛天涯海角共度此时。
 

短暂的一夜联欢过后,第二天留学生又各自投入到忙碌的生活中去。忙碌又紧张,是程京的生活常态,据他说也是那一代中国留学生生活本色。上世纪90年代的中国开始出现自费留学生,与自费赴美读书不同,自费来英读书很难,因此在英国读书的中国学生都是精挑细选的公费留学生。中国学生的勤奋好学让程京的系主任连连夸赞,还希望中国派出更多留学生来英读书。
 

“改革开放后,我们站在带领整个国家走出国门的前几代人的队伍中”,程京说,时代赋予了这一代留学生特别的印记,也让这一代留学生充满了使命感。国家处于起步发展期,海外对于中国尚不了解,常有国外人看不起中国人。“那时候出国就是要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在英国如饥似渴拼命学习前沿技术很充实,当做学问做出成绩的时候,国外的同行一样会钦佩,那时觉得很高兴”,这就是程京艰苦而快乐的生活。


当年与程京共事的老师、同学和同事,都曾对他的治学能力赞不绝口,可程京觉得当年的优秀只是个人的,而今中国与每一个留学生同呼吸共命运,再见到之前的同事和老师,他们都被中国现今的高速发展所震撼,国家的命运与个体的荣耀合二为一。

http://www.oushinet.com/news/qs/qsnews/20150320/187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