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博奥ABOUT

就业难与招工难并存:失业率会不会提高?

2016年一季度   

本文内容摘选于于3月14日新京报。

最近十几年来,高校就业难成为一个社会问题,每一年似乎都是“最难就业年”。

扩招16年来,全国高校毕业生总数已从1999年时的85万人,飙升至今年的765万人;加上职业学校毕业生、初高中后不再继续升学的学生大约有700万,总计下来今年城镇新增青年劳动力约1500万。

教育部、人社部均曾先后表示,今年以高校毕业生为主的青年群体就业压力较大。

然而在经济下行大背景下,部分企业提高用人门槛、减少招聘规模乃至停止了面向应届生的校园招聘,也为负重求职的大学生们,压上了几根稻草。

农民工群体的数量也在稳步上升,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15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747亿,比上年增长1.3%,数量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他们面临的是招工难和就业难并存的两难境地,人口红利消失与技能不足并存,企业和农民工都面临着结构性矛盾。于是不断有人提出,让农民工把外出打工习得的技能带回家乡,以创业解决就业。

今年的就业形势之严峻,还在于出现了新群体——化解过程产能带来的分流下岗者。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介绍,去产能的目标是钢铁产能在5年之内要减少1亿至1.5亿吨,煤炭产能在3到5年内要减少5亿吨、减量重组5亿吨。

媒体报道称,中金公司曾测算,未来2至3年,若产能过剩最严重的行业减产30%,将造成300万人失业,涉及行业包括钢铁、煤炭开采、水泥、造船业、炼铝和平板玻璃。

分流之后怎么办?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中央财政安排1000亿元专项奖补资金,重点用于职工分流安置。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称,上世纪90年代的“下岗潮”不会重演。

“与其养亏损的企业,不如养职工”,全国政协常委厉以宁认为,职工生活有着落了,经过培训可以重新找到工作岗位。

根治这些就业“困难户”的生机,似乎要从新经济中寻觅。这一今年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概念,是以“互联网+”这些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为代表,已呈现出超乎预料的成长速度,也许能成为就业的新支撑。

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16年的目标是城镇新增就业10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

3月9日,途经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时,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表示,尽管今年就业形势非常复杂,他依然有信心完成今年的就业目标。

“不是每个大学生都适合去创业”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博奥生物集团总裁 程京

新京报:现在鼓励大学生创业是为了促进大学生就业吗?

程京:鼓励大学生创业并不是什么现在才有的新鲜产物,没有鼓励也会有人投身到创新创业的事业中去,所以国家在政策上稍加引导和鼓励是好的。

但这并不是说每个大学生都适合去创业,每个人都应该认清自己的发展定位,是要去参加创业做老板,还是做好一个雇员。

新京报:现在创业似乎是一条人人可以走的路,你怎么看?

程京:建议大学生们在创业之前想好,对自己的情商、智商、财商评价一下,没有准备好最好别去碰,企业不是坐下喝喝咖啡就能办起来的。

新京报:有评论指出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是为了缓解城镇就业压力,你怎么看?

程京:农民工创业是一个很好的均衡生产力的举措,农民工返乡创业并不是一窝蜂,而是根据自身的发展需要以及产业机构调整而缓慢变化的。

新京报:在农民工返乡就业中有什么需要注意和提醒的?

程京:这个过程需要注意的是农民工的再教育和技能培训,重视农民工的职业培训,才能让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